河南新闻资讯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娱乐 >

娱乐

2019腾讯娱乐白皮书·电视剧篇:粉圈入局热剧造星

发布时间:2020-10-23 20:52娱乐 评论
大年还是小年?2019年电视剧行业局势与生态面貌很难一言以蔽之。寒气继续笼罩,萧瑟和薄凉之外,又不乏小惊喜与小生机。 虽然台播剧的收视峰值不及往年,但高收视剧的数量却创...

  大年还是小年?2019年电视剧行业局势与生态面貌很难一言以蔽之。寒气继续笼罩,萧瑟和薄凉之外,又不乏小惊喜与小生机。

  虽然台播剧的收视峰值不及往年,但高收视剧的数量却创下新高;虽不见惊艳行业的里程碑式大爆款,但话题剧《都挺好》《小欢喜》的出圈程度也颇为亮眼;大IP在数度失灵后被唱衰,但基于大IP开发的《陈情令》《亲爱的,热爱的》《长安十二时辰》却成就了平台、制作方、演员与粉丝的一次次狂欢。

  然而,星星点点的突破和成绩,依然难掩整个大盘的寒风凛冽。资本退场,政策趋严,风波效应犹在,影视人都在期盼的回暖迟迟不来,全行业在2019年末仍然看不到触底反弹的迹象。熬过寒冬,活下去,成了整个产业链条中的每一个人需要面对的首要任务。

  2019年,电视剧产量和播出量毫无悬念地双双下跌。台播剧总量继续减少五大卫视电视剧上新数量全部负增长,前几年一路高歌猛进的视频网站更是放缓了步调,三大头部视频平台无一例外地大幅减产。

  减量对应的是提质。在剧集播出量下跌的大背景下,电视剧收视率却有普遍上升的喜人表现。五大卫视电视剧场皆绽放寒冬下罕见的盛景,首播剧收视率逆势上扬,平均收视率破1的剧集相比2018年增幅达178%。破2剧仍然缺位,但年末播出的《大明风华》和《第二次也很美》总算突破了1.5的门槛。

  头部剧的收视数值出奇地集中,二十余部剧挤在1-1.5这个“热而未爆”的尴尬区间。排名的分量已经远不及几年前动辄破2、破3的电视剧黄金时代来得重,某种程度上成了除宣传外再无更多价值和含义的空洞数字。制造了全民话题的现象级剧集在收视率TOP10中不见踪影,成为争议与遗憾。

  视频网站的剧集播出情况,因两大平台关闭前台播放量变得更加晦涩难判。全年网络剧总量回落至233部。在以热度指数为主的评价体系中,网络剧丝毫不弱于台播剧,《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庆余年》《全职高手》《破冰行动》等剧集力压传统电视剧,稳居年度热剧前列。

  更可喜的是,被诟病已久的播放表现、市场热度与观众口碑的倒挂现象,在2019年终于有所缓解。热度TOP10、口碑TOP10双榜重合度高达80%,实现热度与好评双丰收的历史性突破,这也成为2019年剧集品质提升的有力佐证。双榜中,网播剧都占据大半壁江山,其中《陈情令》喜提热度榜一,《长安十二时辰》锁定年度最佳口碑。

  蔓延至2019年的影视行业寒冬,仍未释放出回暖的信号。影视公司疲态尽显,平台方的决策也谨慎理智得多。在这场堪比“渡劫”的大考中,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影视人都在寻找取暖之道,急迫等待着春暖花开。

  整个行业调整与洗牌持续,项目数量锐减,影视上市公司市值普遍下跌,财报惨淡,市场更爆发关停潮。华谊兄弟、唐德影视等头部影视公司巨额亏损,慈文传媒、骅威文化等多家上市公司引入国有资本救急,印纪传媒更黯然退市。热钱逃离与政策收紧之下,影视行业继续经历着“刮骨去毒”的阵痛期。

  行业中的每个人日子都不好过。中年演员的危机成为话题焦点,“明道”们在年末的综艺节目中终于演了2019年的第一场戏,众多演员陷入无戏可拍的焦虑,更不乏一些台前幕后的从业者饱尝失业苦味。

  在“去泡沫化”的洗牌中,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都害怕成为被挤掉的“泡沫”;同时,更多人乐于看到寒冬期对行业的净化,以及重回理性、健康的行业生态。

  在促进行业良性发展方面,视频网站渐渐扛起了大旗。继2018年联合抑制不合理片酬、行业不正之风后,三大视频平台与六家影视公司再发联合倡议,向“撕番位”、贪腐等乱象say no。这一次表态更加坚决,甚至亮出了建立“行业黑名单”的警示。

  2019年电视剧领域的高光,当之无愧属于现实题材。播出数量占比大增,包揽收视TOP10绝大多数席位,现实题材剧的风头无人能敌。难得的是,2019年热播的现实题材剧大多跳出了对现实生活隔靴搔痒的“伪现实”套路,走出“叫好不叫座”的窘境,播出情况、话题度与好评度高度统一,成为提质减量的可喜成果。

  直戳社会痛点的家庭剧《都挺好》《小欢喜》,产出了2019年剧集领域最具广谱性、热议度最高的话题,登上了情感共鸣和情绪共振的新高峰。将撒糖进行到底的《亲爱的,热爱的》圈粉效果颇为显着,新晋“现男友”李现日均6条热搜,验证了甜宠剧依然是市场刚需。先网后台的《破冰行动》则成为2019年众多主旋律剧集中的佼佼者,在刑侦剧中热度一枝独秀。

  下半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剧气势难挡,而2019年的“百日展播”已不同于以往的荧屏飘红。列入推荐展播的剧集题材和类型丰富了许多,更不乏年代、都市、军旅、职场等主流市场化题材的头部大剧。一众头部实力演员加持,“百日展播”剧目一改品质强、收视弱的局面,一举包揽现实题材剧年度收视前五,强势逆袭。围绕重大节点的特殊编排已成常态,2020年一批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献礼剧又将涌现。

  古装剧在电视平台依然难以重焕光芒,一年里顺利登陆黄金档的剧集,仅跨年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和《大明风华》。更多古装剧寻求周播出口,而卫视周播剧场的席位也分外紧俏。“限古”升级消息频传,早已成为古装剧首选播出阵地的视频网站,也不再是消化库存的“保险箱”——撤档、“裸播”在2019年司空见惯。

  变数增多,好在收成不差。2019年,各平台陆续推出《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庆余年》《鹤唳华亭》《东宫》《九州缥缈录》《宸汐缘》等品质与好评度皆不俗的热门古装剧,古装剧的类型与风格也在发生急转,大女主低迷,男频正在崛起。2019,成为古装剧的拐点之年。

  大IP+流量明星的爆款黄金公式被公认不再灵验后,影视行业迎来了“后IP时代”。IP改编剧并未一蹶不振,2019年IP剧数量确有下降,但热度均值却继续攀升。年度最强新流量制造机《陈情令》《亲爱的,热爱的》都由热门IP改编,古装剧依然是IP改编的主流类型。

  2019年,台网平台在剧集的题材布局和排播方式上,差异进一步凸显。受众继续分化,台网之于电视剧行业的角色定位逐渐明晰。电视台继续锁定合家欢气质的大众爆款,基于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切中社会痛点和大众情绪,以现代都市情感剧等主流品类为圆心,探索视角与元素的创新。视频网站则依旧重视基于网生代用户群体需求的圈层爆款,同时也在类型的不断延伸中开始多元化布局,瞄准剧王的古装巨制、犯罪悬疑等热门垂直类型、甜宠奇幻等“小而美”类型化题材,都在视频网站的掌控范畴之内。

  2019年台网剧也在延续行业价值与市场效应的分流。台播剧彰显出更强的“社会货币”属性,通过表达现实关怀、引发共情和思考,制造更具全民性的社会话题,如《都挺好》中的原生家庭与养老问题,《小欢喜》中的亲子关系与教育话题。网播剧则表现出更强的造星能力,对粉圈精准打击、深层渗透,再度推出肖战、王一博等因网剧蹿红的新流量,也让大众刷新了对易烊千玺等“旧流量”的认识。

  视频网站在剧集排播和经营模式上,也向前迈进了一大步。腾讯视频开行业先河,在《陈情令》大结局期间首次尝试单剧部分付费,收获额外会员收入7500万元。年末腾讯视频与爱奇艺又在联动播出的《庆余年》里,再度应用这一创新模式,使之成为视频网站在剧集to C商业模式拓展上的有益尝试。

  Stop!不要走开!娱乐圈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儿~加入『腾讯娱乐』,开启通往贵圈探秘的宝箱,赶快戳『这里』,拿offer,带薪追星吧!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