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闻资讯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健康 >

健康

双鲸药业IPO终止的秘密:或因接受虚开发票金额超2500万

发布时间:2020-06-11 20:27健康 评论
本报资料室/图 8家公司在无实际生产经营、与受票企业间不存在真实业务交易的情况下,虚构业务为多家国内知名药企虚开增值税发票,价税合计5160.69万元。 2019年6月21日,证监会官网...

本报资料室/图

8家公司在无实际生产经营、与受票企业间不存在真实业务交易的情况下,虚构业务为多家国内知名药企虚开增值税发票,价税合计5160.69万元。

2019年6月21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了青岛双鲸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鲸药业”)招股书。不过,证监会官网不久之后发布的《2019年度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终止审查企业名单》显示,双鲸药业于当年9月16日终止审查。

日前,国家税务总局莆田市税务局同时发布的8份税务处理决定书,或许让双鲸药业IPO终止的秘密大白于天下,也揭开了药企接受虚开增值税发票“洗钱”的灰色链条。

5月25日,国家税务总局莆田市税务局发布了对福建仙人掌医疗管理有限公司等8家空壳公司的《税务处理决定书》送达公告。8家公司于2017年6月30日至2019年7月8日期间,在无实际生产经营、与受票企业间不存在真实业务交易的情况下,虚构业务为多家国内知名药企虚开增值税发票,价税合计5160.69万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发现,8家空壳公司均为双鲸药业虚开增值税发票,同时,双鲸药业还是涉案药企中接受发票金额最大的一家。双鲸药业接受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和普通发票份数达305份,开具金额达2495.51万元,税额为74.86万元,价税合计为2570.38万元。

此外,中国医药(600056.SH)子公司海南通用三洋药业有限公司、上海医药(601607.SH)子公司上海上药新亚药业有限公司也牵涉其中。

就该事件,记者分别联系了双鲸药业、中国医药、上海医药方面。不过,截至发稿,记者未得到相关回应。

双鲸药业涉案数额最大

在2019年底,双鲸药业也被莆田市税务局披露存在接受虚开的增值税发票。

在涉事多家药企中,接受虚开增值税发票数额最大的为双鲸药业。

莆田市税务局税务处理决定书显示,8家空壳公司均为双鲸药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和普通发票,虚开发票合计305份,开具金额达2495.51万元,税额为74.86万元,价税合计2570.38万元。

此外,由于莆田市税务局未全部分别列出每家药企接受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信息,3家空壳公司为双鲸药业与其他药企还开具了上千万元的增值税发票,共243份,开具金额为1940.23万元,税额58.21万元,价税合计为1998.44万元。

记者查询发现,在2019年底,双鲸药业也被莆田市税务局披露存在接受虚开的增值税发票。

莆田税务局于2019年11月27日发布的税务处理决定书(莆税稽处〔2019〕21号)显示,莆田文子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于2018年1月24日至2019年7月22日期间,在无生产经营能力、与受票企业间不存在真实的业务交易情况下,虚构业务为厦门美好医药有限公司、青岛双鲸药业有限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77份,合计金额638.83万元,税额19.17万元,价税合计658万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莆田文子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与前述8家空壳公司一致。

双鲸药业主要产品为口服型维生素类非处方药物。其中,维生素D滴剂(胶囊型)是最核心的产品。在招股书中,双鲸药业提示存在产品相对集中的风险。

近几年,维生素D滴剂(胶囊型)在双鲸药业的销售占比不断提升。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双鲸药业主导产品维生素D滴剂(胶囊型)销售收入分别为1.47亿元、2.33亿元和3.49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9.27%、68.86%和71.37%。

在招股书中,双鲸药业称,维生素D滴剂(胶囊型)作为公司的主导产品,拥有较高的市场份额和竞争优势。截至2018年末,市场上仅有两家企业从事维生素D滴剂(胶囊型)的生产销售,即双鲸药业和国药控股星鲨药业。

招股书援引米内网的数据显示,2016年和2017年,维生素滴剂销售额分别为14.04亿元和19.61亿元。

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国药控股星鲨药业的维生素D滴剂市场份额分别为57.68%、51.77%和51.54%,双鲸药业的维生素D滴剂市场份额逐步提升,分别为42.32%、48.23%和48.46%。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双鲸药业营业收入总额分别为2.48亿元、3.39亿元和4.8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140.18万元、7629.11万元和9749.93万元。

一品独大的风险之外,双鲸药业还存在重营销,轻研发的特点。

2016年度、2017年度及2018年度,双鲸药业研发费用分别为848.34万元、1103.90万元、1671.25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42%、3.26%、3.42%。

而同期,双鲸药业销售费用分别为4948.79万元、11583.53万元和19845.3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9.94%、34.24%和40.58%。其中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双鲸药业推广费分别为2102.94万元、7551.53万元和14319.30万元。

知名药企子公司卷入

相关空壳公司也给中国医药子公司海南通用三洋药业有限公司、上海医药子公司上海上药新亚药业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

除了双鲸药业,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医药、上海医药等知名企业的子公司也卷入其中。

据莆田市税务局《税务处理决定书》显示,相关空壳公司也给中国医药子公司海南通用三洋药业有限公司、上海医药子公司上海上药新亚药业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

莆田市税务局税务处理决定书(莆税稽处〔2020〕20号)显示,莆田爱健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为包括海南通用三洋药业有限公司在内的3家药企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52份(开具金额429.05万元,税额12.87万元,价税合计441.92万元)。

中国医药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海南通用三洋药业有限公司营业收入为17.26亿元,净利润为1.48亿元。从贡献的净利润来看,海南通用三洋药业有限公司是中国医药第二大子公司。

莆田市税务局税务处理决定书(莆税稽处〔2020〕3号)显示,莆田尊尚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为包括上海上药新亚药业有限公司在内的3家药企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5份(开具金额28.10万元,税额0.84万元,价税合计28.95万元)。

上海医药2019年年报显示,上海医药持有上海上药新亚药业96.90%的股份。

虚开发票价税超5000万

记者查询上述企业的工商资料发现,8家空壳公司注册地址相同,均为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清塘大道188号万和新城。

2020年第一季度,莆田市税务局稽查局通过“金税三期税务稽查双随机工作平台”,从涉税风险较高的异常名录库抽取产生了104户企业作为检查对象。此次曝光的8家CSO企业就是来源于此。

2020年3月2日至16日,莆田市税务局稽查局对上述公司在2018年2月11日至2019年7月8日期间发票使用情况进行专项检查,结果发现,8家空壳企业在无实际生产经营、与受票企业间不存在真实业务交易的情况下,虚构业务开具增值税发票。

2020年5月25日,国家税务总局莆田市税务稽查局同日发布了对8家当地CSO企业的税务处理决定书送达公告。

这8家CSO企业分别为:福建仙人掌医疗管理有限公司、莆田爱健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莆田旭日阳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福建凌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福建医谷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莆田宏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福建奥美康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莆田尊尚医疗管理有限公司。

记者查询上述企业的工商资料发现,8家空壳公司注册地址相同,均为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清塘大道188号万和新城。不过8家空壳公司均未留有更详细的联系地址。

对上述8家公司在生产经营期间的税收违法行为,莆田市税务局作出了相应的《税务处理决定书》。

在送达《税务处理决定书》时,因对上述8家空壳公司无法通过注册登记地址及联系方式直接送达、留置送达、邮寄送达,莆田市税务局只能采取公告送达的方式,在其官网公开披露具体的《税务处理决定书》。

记者注意到,上述8家空壳公司中,除了莆田尊尚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以外,其他7家空壳公司均有紧密的关联。其中,莆田爱健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名为林技能。

记者统计发现,上述8家空壳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共632份,开具金额为5010.37万元,税额为150.30万元,价税合计5160.69万元。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