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闻资讯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财经 >

财经

大股东占款逾18亿元被“ST” 上市公司科迪乳业危机蔓延

发布时间:2020-07-02 19:52财经 评论
上市仅5年,热衷多元化、曾一度风光无限的河南科迪乳业已在风雨中飘摇。拖欠奶农款项,其控股股东科迪集团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高达18.65亿元的资金迷局以及违规担保、多起...

上市仅5年,热衷多元化、曾一度风光无限的河南科迪乳业已在风雨中飘摇。拖欠奶农款项,其控股股东科迪集团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高达18.65亿元的资金迷局以及违规担保、多起诉讼等使该公司陷入恶性循环。

控股股东占用公司资金被实施风险警示

作为起源于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的地方乳企,ST科迪(002770.SZ)成立于2005年,于2015年6月30日正式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同年,该公司旗下的一款“小白奶”产品风靡一时,并将科迪乳业的知名度迅速打响。但自2019年起,负面消息不绝于耳,其中有媒体报道称科迪乳业自2017年12月开始拖欠奶农奶款,涉及河南、山东、山西、天津、河北、江苏、安徽等全国各地上千户奶农,总计金额大约1亿多元。报道显示,奶农代表曾多次向公司讨要欠款,均遭推诿。

除了奶农被拖欠奶款,科迪乳业还被曝拖欠工人工资,多地经销商均反映遭遇缺货问题。自2018年6月起,曾两次被科迪乳业收购股权的科迪速冻也被曝出停工。2019年8月3日、8月5日,科迪乳业先后两次收到监管部门关注函,被要求就拖欠奶农款项、货币资金是否受限、员工讨薪等事项进行核查并说明相关情况。2019年8月16日,科迪乳业因涉嫌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也正是因控股股东科迪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迪集团”)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自2020年6月29日起,该公司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简称由“科迪乳业”变更为“ST科迪”。随即该公司股价也应声落地,连续4天打至跌停板,截至2020年7月2日上午,收盘价为2.23元/股。

对此,乳业高级分析师宋亮在接受环球网财经采访时指出:“科迪乳业的问题综合来说就是缺钱,因为缺钱带来了诚信问题,所以该公司资金链紧张。其次,由于之前出事造成了渠道商对于科迪的诚信产生质疑,大家都不愿意拿取科迪的货品,那么这就造成其业绩进一步下滑。业绩下滑,所以就又会造成资金更紧张,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再者,就是科迪乳业的财务和相关的资金拆借问题不够透明,担保等问题严重。”

2019年年报显示,控股股东科迪集团(科迪集团持有科迪乳业48469万股股份,占总股本44.27%股份,是科迪乳业第一大股东,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张清海、许秀云)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截至2019年年底,科迪集团占用的科迪乳业其他应收款的累计发生额高达66.57亿元,当年累计偿还发生金额47.92亿元。科迪乳业在2020年6月24日《关于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公告》中表示,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为18.6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个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18.26%。

与此同时,2019年上市公司对外总担保金额为2.77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17.58%。其中科迪乳业涉及违规担保事项8起,担保金额合计2.72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为17.26%,担保对象包括控股股东科迪食品集团、实控人张清海、河南省科迪面业有限责任公司、商丘市科苑牧业有限公司、河南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河南科迪速冻食品、马强等11个自然人。

上述行为显然已违反法律规定,触碰了监管红线。中闻律师事务所沈宗斌律师在接受环球网财经采访时指出:“根据《关于规范上市公司与关联方资金往来及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若干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相关法律规定,上市公司不得以有偿或无偿地拆借公司的资金,直接或间接地提供给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使用。另外,上市公司不得为控股股东及本公司持股百分之五十以下的其他关联方、任何非法人单位或个人提供担保。涉及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占用非经营性资金及对外违规担保可能承担的责任包括:1、上市公司及其董事、监事、经理等高级管理人员违反上述《通知》规定,中国证监会将责令整改,依法予以处罚,并自发现上市公司存在违反本《通知》规定行为起12个月内不受理其再融资申请。2、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控股股东违反上述《通知》规定或不及时清偿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中国证监会不受理其公开发行证券的申请或其他审批事项,并将其资信不良记录向国资委、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有关地方政府通报。3、非国有控股股东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非国有控股股东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违反上述《通知》规定的,给上市公司造成损失或严重损害其他股东利益的,应负赔偿责任,并由相关部门依法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019年年报显示,科迪乳业遭遇的重大诉讼总计18起,涉案金额17308.4万元,截至2019年底均在和解或执行中,债务均仍处于未履行完毕状态。科迪乳业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另外,控股股东科迪集团持有的4.845亿股(占总持股比例99.96%)和实际控制人张清海持有的462.84万股股票均处于质押冻结状态。

对此,年审机构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简称“亚太审计”)对公司2019年度财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包括:公司对科迪集团的其他应收款未计提坏账准备,对该款项的可收回性存在疑虑;报告期末公司存在对外担保及法律诉讼或仲裁事项,无法判断公司是否需要承担损失及损失金额,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该类事项及对财报的影响;证监会调查尚未有最终结论,无法判断立案调查结果对公司财报可能产生的影响;公司无法按时偿付到期债务,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部分资产被冻结查封,审计机构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不确定性存在疑虑等。

公司业绩出现下滑

危机已蔓延至科迪乳业的经营业绩。从业绩报表来看,该公司自2019年三季度起,净利润同比下滑69.70%。2019年,科迪乳业业绩出现亏损。其中,全年实现营业收入5.66亿元,同比减少55.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5亿元,同比降低235.51%。科迪乳业2020年一季度的业绩表现同样糟糕。据2020年一季报显示,科迪乳业实现营业收入5770.78万元,比上年同期的2.90亿元下降80.10%;归母净利润为-4094.64万元,比上年同期的2997.92万元下降236.58%。

公司各大区域市场全线溃败。作为科迪乳业的大本营,2019年,河南地区营收为2.61亿元,较2018年的5.61亿元同比减少53.48%;山东地区营收为9019.7万元,较2018年的3.34亿元同比减少72.99%;安徽地区分别实现营收2907.50万元同比减少66.20%;江苏地区实现营收1220.25万元同比减少72.37%。

同时该公司现金流也出现较大问题,2019年其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6.3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61.20%;年末货币资金余额为2675.75万元,较2018年年末的16.72亿元减少16.44亿元,同比减少98.40%。

另外,环球网财经统计发现,科迪乳业上市5年以来的销售毛利率逐年呈现下滑趋势。据wind资讯数据,该公司销售毛利率在2015年最高,为35.49%,2016年为31.58%,2017年为25.96%,2018年为24.77%,2019年为-0.1956%,2020年一季度数据显示为-6.37%。

对于经营情况,科迪乳业在2019年总体发展状况报告中表示,随着经济发展和消费升级,乳业场竞争激烈发展现状,对公司产品水平及管理能力的提升提出更高需求,同时国内经济形势及金融监管政策发生较大变化,使得公司融资面临外部环境持续变动的诸多挑战,在业务经营上也遭遇了更多不确定性。随着场流动性波动加剧,公司融资渠道受阻,资金成本上升,对公司2019年经营产生影响较大。

业内资深研究人士在接受环球网财经采访时分析认为:“实际上,有关科迪乳业的负面传闻自去年开始就频频出现,公司也因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股价更是与大势形成背离走势,2019年股价持续下滑。不过结合今年4月初公司股价连续大涨以及目前借助年报披露主动承认控股股东非经营占用公司资金营造利空来看,一方面或许是因为公司对此已经有了相应的应对措施,另一方面也不排除部分资金已经基本套现出逃。在政策监管不断趋严的影响下,上市公司违法违规成本变高,基本面差、弄虚作假、违法违规等行为终究会被市场淘汰,就算此次‘利空’最后能够平稳度过,但从公司基本面来说,经营质量不佳,成长性不强也不符合当前市场资金的偏好点。”

对于科迪乳业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大额占用公司资金、违规担保、公司业绩下滑以及目前的经营情况等,环球网财经书面致函科迪乳业证券部,但截至发稿,尚未有任何回复。

广告位